王健林撬不動地球:萬達商管全球大甩賣
發布時間
敬請注意: 新聞取自各大媒體,其內容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給我一個支點,我將撬動整個地球。”這曾是萬達野心與夢想的寫照。

如今,“三十而立”的萬達,肩上的包袱越來越重,不得不放下“少年意氣”求安穩。它現在最關心的是槓桿夠不夠結實。

2017年7月,萬達“忍痛割愛”、以637億元的總對價將萬達商業(現爲萬達商管)旗下13個文旅項目91%的股權、77個酒店項目打包出手。此後,一向以“土豪形象”示人的萬達,突然來了個180度大轉彎,開啓了瘋狂“大甩賣”模式。

一年多後,低調的萬達爲此登上了“熱搜”。財新的報道顯示,萬達商管15個月時間內減掉了2158億元負債,較2017年6月底總債務減少了約三分之一,負債率降低到60%以下。同時,公司海外項目只餘芝加哥萬達大廈,境外地產員工不足10人。

萬達全球化夢想暫時擱淺。此時,它或許已清醒地意識到自個“撬不起地球”了;它眼前的目標低調而明確:萬達商管在A股上市。

01、“李嘉誠”難當

2012年5月,萬達集團斥資31億美元,成功併購全球第二大院線AMC。這是當時中國民營企業在美國最大的一起併購案,萬達藉此一舉成爲全球最大的電影院線運營商。

嚐到了甜頭的王健林開始大肆跨國併購,2012年-2015年之間,完成了美國AMC影院、澳大利亞電影運營商Hoyts、豪華遊艇製造商、西甲勁旅馬德里競技等多起重大跨國併購案。王健林說,他的目標是將萬達打造成類似沃爾瑪、IBM或者谷歌的全球知名品牌。



2015年,萬達成爲全球最大商業地產開發商。王健林成功擠下霸榜多年的李嘉誠,登上亞洲首富寶座。然而,處於事業巔峯期的王健林在衆人驚詫的目光中來了個急剎車,着手去地產化,重點往旅遊、體育和娛樂等方面發展。

萬達的國際化與去地產化並進:2015年,大肆在全球市場收購佈局體育產業;2016年,目標更偏向於文娛產業,其中不乏收購美國傳奇影業、併購美國連鎖影院CarmikeCinemas等一系列大動作,甚至還曾試圖收購好萊塢八大影業公司之一派拉蒙49%股份。而文旅產業一直是重中之重,被王健林視作萬達未來的支柱產業、從地產向文化轉型的第四代核心產品——除在法國巴黎、印度哈里亞納邦等地有佈局外,萬達打算在印尼和馬來西亞分別斥資百億美元打造萬達文旅城。

據不完全統計,萬達海外投資超過2450億元。種種跡象表明,王健林正在成爲一位“李嘉誠式”的全球宏觀投資者。

不過,“李嘉誠”可不好當。

2017年,國家開始收緊中國企業對外投資政策。一向精於資源整合的萬達陷入空前困境。隨即,關於萬達涉嫌“內保外貸”、資產轉移、資金鍊出現嚴重問題的消息不脛而走,萬達站在了風口浪尖。

受此消息影響,2017年6月22日,萬達集團出現“股債雙殺”的局面,萬達電影逼近跌停,市值縮水超60億元,大連萬達系列債券同步暴跌。



更爲致命的是,這幾乎掐斷了萬達的融資渠道,成爲萬達後續資產大甩賣的導火索。

02、“至暗”2017

萬達的2017開年還算順利。

“想做成事,總能找到辦法;不想做事,總能找到藉口。”這是王健林給萬達的2016做的總結。2017年1月14日的年會上,王健林興高采烈地接連演唱了《一無所有》《朋友》《等待》《夫妻雙雙把家還》四首曲目。

萬達官方微信號戲稱王健林用四首歌講了一個故事:《朋友》你聽我說,千萬不要《等待》,要抓緊制定“小目標”,才能《夫妻雙雙把家還》,否則你註定《一無所有》。

2017,萬達雖不至於一無所有,不過的確步履維艱。

2017年5月9日到6月29日,萬達商業將至少20家萬達廣場有限公司的註冊資本減少至5000萬元,資金壓力可見一斑。



Wind資訊統計顯示,截至2017年7月25日,存量債券規模超過100億元的房企數量有36家,而萬達以超過800億元的債券規模位居第一。

融資渠道變窄,萬達不得不甩賣非核心資產斷臂求生。2017年7月,萬達以637億元的總對價將萬達商業(現爲萬達商管)旗下13個文旅項目91%的股權和77個酒店項目打包,分別出手給融創中國和富力地產。

這場世紀交易,讓外界真正意識到萬達面臨的困境,一時間議論四起:有人認爲,萬達遇到了流動性危機;也有人認爲,萬達是基於對賭協議的壓力,加速“去地產化”爲A股IPO鋪路。

萬達集團官方微信爲此迴應:“萬達只賣掉了鋼筋混凝土的肉身,而留下了輕資產的靈魂。”同時表示,這意味着萬達徹底告別了房地產,從此大步走上輕資產之路。

面對外界對萬達債務的質疑,王健林公開表示,“萬達商業的貸款加債券約2000億元,賬面現金1000億元,與融創、富力交易後,萬達再收680億元現金,賬面現金達到1700億元,現金流將大幅改善,萬達將清償大部分債務。”

王健林指出,萬達集團將大幅減債,計劃三年左右清償集團層面金融機構債務。這也爲萬達隨後的持續資產甩賣埋下了伏筆。

2018年1月20日,萬達年會氣氛略顯沉重。這一次,王健林沒有開懷高歌,他用“非常難忘”來形容過去的2017年。2017年,萬達遭遇融資難,過去幾年的瘋狂買買買也給其帶來了不小的資金壓力。“萬達十幾個文旅項目疊在一起……每年淨增1000億元負債,壓力相當大。”王健林感慨。



▵ 王健林

“萬達集團將採用一切資本手段降低企業負債,包括出售非核心資產、保持控制權前提下的股權交易、合作管理別人的資產等等。萬達要逐步清償全部海外有息負債,萬達商業退市資金也有了可靠方案。同時計劃用兩到三年時間,將企業負債降到絕對安全水平。”他說。

萬達的大甩賣策略效果不錯。截至2017年底,萬達商管總負債4,462.53億元,較年中減少1,464.93億元,減債25%。

03、萬達商管“風雨”回A路

2016年9月,萬達商管正式完成私有化,繼續尋求在A股上市。

在央視《對話》節目中,王健林將萬達商業價值被嚴重低估視作萬達商管私有化的主要原因,“我做了很多行業,有很多次投資,朋友跟着我一起投資,每一單賺着很開心。唯一這一單,跟着我的朋友虧錢了。這是很重要一點,我不能對不起我的朋友和股東。所以我們一定要私有化。”

2016年從港股私有化退市時,萬達商管曾引入外部投資者,並承諾2018年8月31日前回A上市,否則,萬達集團將以年利率12%向境外投資者和年利率10%向境內投資者回購全部股權,本息合計超過300億元。這對於萬達資金的短期流動性是個不小的挑戰。

也正因如此,外界普遍認爲萬達2017年的那場世紀交易是“未雨綢繆”,意在幫助萬達商管重回A股:一方面有助於下調資產負債率,另一方面可以剝離地產相關資產,以此獲得更好的資產評估。

從交易標的情況來看,一塊是“嗷嗷待哺”、如同無底洞一般的十餘個重資產文旅項目;一塊是2016年淨資產收益率僅爲2.61%、年度營業額銳減82%的酒店板塊,拿它們下刀顯然是最明智的。

萬達商管在招股書中提到,若國家加強對房地產行業金融信貸政策的調控,公司可能面臨較大資金壓力和財務成本壓力,影響公司債務清償能力,增加償債風險。



從現實情況看,萬達商管的確遭遇了它早意識到的潛在風險。其後續在全球範圍內的資產大甩賣無疑是爲了增強公司的債務清償能力,降低償債風險。萬達成功在15個月時間內減掉了2158億元負債,較2017年6月底總債務減少了約三分之一,將負債率降低到了60%以下。這意味,萬達的這些措施已經奏效。

通過一系列資產大甩賣,萬達商管的募資主體已由申請IPO時的萬達電商、萬達商業管理、萬達文化集團、萬達百貨、萬達酒店建設、萬達酒店發展變爲萬達電商公司、萬達商業管理、和萬達百貨。

不過,萬達並未得到希望看到的結果。證監會8月31日更新的IPO排隊名單中,排隊近3年的萬達商管還在第76位,其所屬行業仍是房地產業。“房地產”成了萬達商管最難纏的包袱。

萬達的“兩年之約”已然逾期。不過,2018年初,萬達商管終於打破“融資荒”,引入騰訊、蘇寧、京東、融創合計340億元的戰略投資,簽訂新的對賭合約併成功將回A時限推後到2023年10月31日。同時,萬達商管宣佈將在1至2年內消化房地產業務,未來不再進行房地產開發,轉型成爲一家純粹的商業管理運營企業,爲上市鋪路。

萬達商管回A之路,何時是個頭?


文章來源: 市界

屏蔽所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