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名高管被阿里反腐拿來祭旗 曾是羽泉公司董事
發布時間
敬請注意: 新聞取自各大媒體,其內容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時值寒冬,互聯網行業並不消停。

去年還風光無限的共享單車“領騎者”ofo,最近被爆出揮霍、貪污,頹勢盡現。阿里、京東、美團、58同城等頭部企業更是“自曝家醜”,對公司涉腐的高管和員工“痛下殺刀”。

而將這波反腐帶入高潮的,是阿里文娛輪值總裁楊偉東近日因經濟問題被警方調查。

互聯網反腐?腐敗何處來,又如何網羅住“魚腥氣”?倒是個“新鮮”事兒。


阿里文娛輪值總裁楊偉東

跌落

楊偉東,頭頂阿里文化娛樂集團輪值總裁、大優酷事業羣總裁、阿里音樂CEO的耀眼光環,可謂“位高權重”。

文娛領域本就“油水”頗豐,尋租空間大,堪稱腐敗重災區。而楊所處的網絡綜藝行業,更是動輒數億的高投資金額,回扣也大。楊偉東此次涉嫌貪腐的項目集中在優酷於2018年推出的“這就是”系列綜藝,涉案金額可能超過1億元。此前,《這!就是街舞》投資高達3億元,節目招商金額近6億,創造了當時廣告費的最高紀錄。

其實,早在楊偉東初入阿里之時,阿里對文娛板塊“富養女兒”的定位就已經敲下。馬雲曾經交底:“不管大文娛的組織架構怎麼變,阿里巴巴對於文娛的投入和堅持不會變。”而在“10億美金在裏面根本只是一灘水” 的高利潤“慣性”裏,楊偉東們雁過拔毛的機緣想也可觀。

不過,這回的事件,似還不止行業富養這麼簡單。

楊本身不算阿里嫡系部隊,據其履歷,這位“職場錦鯉”在被挖入優酷前,曾擔任過諾基亞大中國區市場營銷總監、主攻娛樂及青年文化的“麥特文化”首席執行官等等。據媒體同行瞭解,與楊偉東先後牽涉、關聯過的公司多達45家。

值得注意的是,這次東窗事發的焦點《這!就是街舞》中的出品方之一——北京巨匠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其創辦者爲胡海泉、陳羽凡。而楊偉東呢,也曾持有過該公司的股份。巧合的是,就在楊偉東落馬的同一天,陳羽凡被警方責令社區戒毒三年。

雖然楊偉東一早便退出了巨匠文化董事會、歸還股份,但從公司的人員結構、投資項目上皆可看出,其深受楊偉東曾任聯合創始人的麥特文化和優酷的影響。而在楊偉東出事後,他的老東家麥特文化一紙聲明,似也暗示了那段合作並不愉快。

阿里集團官方迴應稱,“一切信息以警方披露爲準”,事發原委尚疑點重重。但舊歡新怨,於數家公司間絞結糾葛的楊偉東,最終的難以脫身,怕也早就埋下了伏筆。

現阿里巴巴合夥人及eWTP投資工作小組組長俞永福,聽聞楊偉東落馬後在微頭條的發送

反腐

阿里新一輪的反腐以楊偉東祭旗,是“突發”,但也是阿里內部“滅絕”式反腐傳統的再現。

電子商務研究中心在2017年發佈的一份《近年互聯網公司涉腐反腐案件榜單》顯示,2010年開始計算,互聯網行業反腐事件共29起,其中包括京東8起,阿里巴巴與百度均6起,騰訊3起,易果生鮮、去哪兒網、樂視、合一、360集團爲1起。

一時間,互聯網反腐風潮驟起,而阿里的果決足以見出其“先見”與相關制度在行業平均水平下的相對完善。

2012年,阿里成立專司腐敗調查、預防及合規管理的廉正合規部,與各業務線以及內審、內控部門都保持充分的獨立;同年五月,阿里公佈反腐郵箱,公開表示對動搖誠信基石的行爲採取“零容忍”的態度。楊偉東事發後,阿里相關工作人員也站出表示,阿里已經建立起一套特色鮮明的廉正合規體系,“一直以來在貪腐問題上絕不手軟”。

與反腐老手阿里相較,近幾年、尤其如今資本市場相對遇冷之時,各家公司內審趨嚴、反腐敗常規化,也生出不少新的“網羅”妙招。

比如,根據公開材料,另一家互聯網巨頭百度,就設立職業道德建設部負責規範員工行爲、強化價值觀建設等工作,該部門不必經過相關業務部門領導即可直接展開調查,直接向最高管理層彙報工作。

而在楊偉東被查前一天,美團點評“重案六組”稱,宣佈已將89人移送公安機關;上月19日,58集團合規監察部在內部郵件也發出通報,原渠道事業部高級副總裁宋波、原渠道事業部總監郭東等人,涉嫌利用職務便利非法收受代理商財物,數額巨大;今年8月,京東發佈集團反腐敗公告,內部16人因腐敗事件辭退或被刑拘進行通報。

部分企業甚至聯合組建了“反腐聯盟”,將有過腐敗史的人員進行全行業拉黑。跡象表明,互聯網反腐已經常態化,“老虎”“蒼蠅”一起打。

近年互聯網公司涉腐反腐案件榜單(部分)

源頭

如果說,楊偉東事件所涉利益盤根錯節、因果波折,雖在阿里“滅絕”之健全體制下,仍作爲特例生存。

那其他更爲常見的互聯網腐敗又因何頻發?成長中的互聯網公司爲啥更難逃糾葛?

比如在共享單車市場,有報道稱部分公司通過單車製造商吃回扣,每輛車可過手數百元,單車投放中高價外包,比自身運營成本更是多出30%-50%;又如在外賣行業,有員工勾結外部商家和刷單團隊,虛構交易,騙取公司補貼;在電商領域,員工內部腐敗事件則涉及收受供應商賄賂、職務侵佔、索要供應商禮品、接受供應商宴請等等。

中國目前部分互聯網公司的顯著特點是重“模式創新”,依靠人口優勢,以流量爲王,通過不斷的融資、燒錢來“買流量”“搶地盤”。頭部公司掌握着“流量命脈”,在相關位置上的人員就會掌握特殊的權力,導致腐敗的滋生。

跑馬圈地、野蠻生長的地方,本就不免權力與腐敗,而一旦形成行業壟斷,則加劇這種情形。

而成長中的公司呢,作爲新興經濟,在發展過程中難免“制度建設”落後於“業務拓張”。加之資本的催化,總是不斷追求效率、流量、數據、份額,“風口”既然稍瞬即逝,安全、公平和透明便往往退居次要,也成爲灰色和腐敗的藉口。

同樣不可忽視的是,由於創業企業高管普遍年輕化,雖然在技術和理念方面超前,但運營管理經驗和社會責任尚未達標。創投行業極低的成功率和鮮有的退出機制,更助長了高管和員工的短視行爲,通過“貪腐”行爲落袋爲安,成爲了如今一些從業者的保命法則。

其實,互聯網企業的反腐並非新鮮事,楊偉東也不會是最後一個企業蛀蟲,跟黨內反腐一樣,企業反腐同樣需要把權力關進籠子,築牢預防腐敗的各類機制。

據說,在阿里內部負責打擊假貨和反腐的負責人,花名便是“滅絕師太”。“滅絕”絕對是島叔童年時的人生陰影,她的一句口頭禪:“我便一掌斃了你”,放在反腐話題的文章結尾,真是恰到好處。

文章來源: 俠客島

屏蔽所有廣告